网球,让我们一起学会从容面对衰老

前天,纳达尔在先赢两盘的情况下被西西帕斯连扳三盘逆转出局。虽然非常喜欢纳达尔,但我的整体感受就是稍有失落但并不意外。

当然,其实连失落本来也没有的。本届澳网之前纳达尔因为背部肌肉紧张避战了ATP CUP,原本对他能否顺利出战都不那么确定,更别说抱什么期待了。可是打到八强这个份上,球迷要说对纳达尔夺冠没有什么觊觎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尤其是对阵西西帕斯先赢两盘,更是让人把期待拉满。

也正是因为有了期待,才有了错失的遗憾。欲望是痛苦的种子,佛教的这一精神内核,果然得老了才懂。是啊,老了。很多人觉得什么岁月、时光、衰老是给输球找的最体面的借口,但对于球员本人来说可能又是最正当却又最不想直面的理由。

新生代和巨头们的碰撞本质上就是青春与经验的较量。当年轻人的技战术足够成熟,巨头们足够衰老,经验兜不住身体的下滑,便是改朝换代的时刻。

这一切都是缓慢且不可逆转的,迟早总会发生。先是巨头们兵不血刃地在大满贯让年轻人知道“世间的险恶”;继而年轻人能拿下一盘两盘的,却总在关键时候掉链子,用稚嫩反衬对方的老辣;后来可能就是巨头们渐渐拖不住五盘的消耗,最终功亏一篑;

再后来,可能就相当残忍了,就像昨天对阵大坂直美的小威,我觉得她已经处于生产以来最好的身体状态了,但是就是使劲浑身解数还是打不过,对方的心理和经验已经相当成熟,身体机能却是完全碾压,局面已经完全倒向了年轻人一边。

以前,五盘三胜的比赛对巨头们更有利,因为五盘提高了比赛的容错度,增加了对整个比赛战术布局、分配体能的难度,但未来五盘大战一定是对年轻人更友好的。费德勒曾经面对的最大问题,现在纳达尔、小德都要慢慢来面对了。

在我们的生活里,每个人对待衰老的态度是很不一样的。很多人痛苦而无奈,麻木又被动,甚至有一些人会平生愤怒而对年轻人产生一种敌意。

可是与其和坏情绪过不去,到真的不如跟基因对抗一把。虽然衰老不可逆,但人类确实也摸索出了很多延缓衰老的门道。别的不说,过去总觉得60岁就应该是老态龙钟的,但在营养水平和健康意识的帮助下,现在很多60岁老年人(甚至我觉得都不该称作老年人)都是生龙活虎的样子。

网坛三巨头的超长待机一方面也是他们身体基因更好,但更多的还是源于他们的自律。毕竟从纳达尔婚后到法网,纳达尔的肚子明显丰腴了许多,果然谁也不是躺着就能一身腱子肉的。但当一切回到正轨,纳达尔的身材迅速紧实了许多。而负面例子诸如拉奥尼奇,30岁刚过已经明显发福,脚步更加缓慢,实在有点不忍直视。

甚至包括今年的小威,都肉眼可见的瘦了一圈,某些镜头居然有一种刚出道时满满的少女感(当然也可能打了羊胎素、做了热玛吉啥的)。但更明显的变化是她在移动和耐力方面的提升,和哈勒普那场比赛相持得天昏地暗,竟然也没被拖垮。虽然她依然没能“返老还童”到可以击败各方面已经趋于成熟的大坂直美,但在身体能力上小威已经实现了某种程度的“逆生长”。

小时候,人都会在某个时刻,陷入对死亡的思考与恐惧。但是我特别感恩网球带给我的释怀,一方面网球让我保持了很好的运动习惯,另一方面是这些把普通运动员的运动寿命延长了近一倍的老家伙们,让我相信青春是可以被努力延长的,如果真的比被人享受了更多额外的青春,当我们真的老去的那一天,庆幸应该大于失落吧~

其实说了这么多衰老,我更期望大家忘记衰老这件事,就像运动员自己也会很忌讳这个词一样。我很喜欢纳达尔输球后的那段话(直接转了张奔斗老师的翻译):我的态度没问题,我也尽了全力,我没有任何抱怨。我会回去继续训练,变得更好。我觉得这就是我们对待衰老最好的态度。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